Home > Highlighting JAPAN > Highlighting JAPAN 2015年5月号 > 女性引领者

Highlighting JAPAN

previous Next

女性引领者

福岛有佳子

最后一步,大功告成

通过与福岛有佳子女士进行咨询,并使用她制作的逼真人体器官,那些曾失去部分人体器官的人们重新获得了生的希望,以及回归社会的勇气。


福岛有佳子女士作为提案生产美容用人造身体器官的发起人,经她之手制成的皮肤褶皱,血管,指纹,样样都栩栩如生极为逼真。有佳子女士的光辉业绩甚至还包括荣获由日本内阁府的机关组织内阁府男女共同企划局在2014年举办的女性挑战大奖。这一奖项是为了褒奖在企业内,NPO活动及地域活动当中脱颖而出的杰出女性及女性团体而设立的。在对她们进行表彰的同时,也包含有促进男女共同企划之意。

这一系列的成绩,倒也并非是按照福岛女士的计划逐一实现的,真正的源起还要追述到那年夏天在医院的休息室里出现的那位顶着帽子戴着厚围巾的男士。“我当时凑过去问他,这么热的天,您难道不热吗?为什么还要戴着围巾呢?”福岛女士回忆道,也为当时自己的大胆表示惊异。

福岛女士在当时得知,那位男士在因在职场遭遇爆炸事故,失去了鼻子和双耳,并且全身重度烧伤。“日本是个文化上挺闭锁的国家,我们通常倾向于将事情隐藏起来”,福岛女士如是说。因自己没有手臂不加掩饰直接出门会不会让他人受惊,因自己丢掉了双脚如果开诚布公的告诉对方结婚是否遥不可及,对于遭遇事故,并抱有这些困扰的日本人的心境,福岛女士颇有体会。“在现实中,大部分日本人都会对这些事故保持敏感”。

于是,福岛女士对那位男性说道“您只需戴一幅遮挡花粉用的口罩就行了,围巾也请结下来,我来给您做它的替代品”,同时向他表明了愿意帮助他的意向。从那以后,从商学院的酒店服务专业毕业的年仅21岁的福岛女士,作为最初的尝试,她尽可能地找来了柔软度良好的素材,作出了一小对块状的耳朵。而现年40多岁的福岛女士,在回忆起自己使用着从双面胶到各种粘结剂等各种道具对人工器官接合所进行的反复尝试时,脸色也不禁严肃起来。但是,直到她意识到即使因使用了自己制作的人工器官,那位男士感到呼吸顺畅了许多,也足以令自己感到欣慰和欣喜了,因此,福岛女士将自己幼年时代擅长的艺术品位和雕塑经验充分活用,用造型粘土雕塑出了一系列仿真度极高的人工耳朵,然后再在表面涂以逼真的颜料,最后投入应用。福岛女士的才能通过口口相传逐渐有了知名度,令人感到惊喜的是,订单也接踵而至了。

某开发企业在第一时间对福岛女士的作品进行了市场推广进行销售,订单堆得像山一样,可尽管如此,公司也马上因资金不足,停止了运营。最终,福岛女士通过贷款,将未处理的订单一一完成,足足辛勤工作了4年用来制造美容的人工手指,鼻子,眼睛,胸部和手脚,只要客户有要求,福岛女士就会慢慢自学一一做出来满足大家,通过这种锻炼,福岛女士已经完全掌握了制作出高品质上色硅胶人工器官模型的技术,面向总共1200多种不同肤色,在外观上完全自然匹配的模型制作技术也日趋完善。

随着大量新订单的到来,福岛女士不但没有加价,反而却大大降低了价格。“对于那些失去了手臂,在事故中丢掉双脚的人来说,大都以工伤居多,因此他们在经济上或许并不宽裕”,福岛女士如此解释到。

1999年,福岛女士的小公司以大阪为据点,收购了以假肢用具制造商而深受好评的公司川村义肢株式会社。她将自己的办公室和工作室设在了川村假肢厂内。随着福岛女士知名度的扩大,登上媒体的机会也变得多了起来,但她本人表示,自己还是更喜欢将精力集中在工作上。“我自身感到时间并不够用。客户每天都会来找我下订单。这其中的一些人不得不一等就是两个月”。

选择延展性和耐久度更高的弹性素材制作人工器官,并用特殊粘着剂接合,这些产品样样经久耐用,而且由于材质质量过硬,足够柔软的着装舒适度使得佩戴这些人工器官时完全不必担心能否游泳或泡温泉。可即便如此,同时身兼咨询师的福岛女士,也同样会担心使用人工器官的人们能否正视自己原有的身体,这些器官能否会帮助到他们从阴影中走出来。“我们需要尽快营造出可以容纳不同的社会环境,越多越好”,福岛女士如是说。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