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Highlighting JAPAN > Highlighting JAPAN 2015年2月号 > 第二故乡

Highlighting JAPAN

previous Next

第二故乡

肢体语言

用舞蹈传递文化


位于埼玉县某住宅区街道一角的是Wannasirin Iida的家,她家从外观看虽然很不起眼。然而进入其中,上到2楼的大房间里便别有洞天,室内的地面采用坚硬的地板铺制,巨大的镜子镶在墙上。每周约三次,当Wannasirin传授给她的日本学生上泰国民族舞蹈课时,这个小家庭工作室便成了国际交流的驿站。

出生在泰国北部的Wannasirin,是在充满泰式风情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每天,她都能在生活的各个环节中体验到具有民族风情的泰国特色舞蹈。在泰国,舞蹈风靡全国。无论是婚礼葬礼、店铺开张,甚至就连在寺庙里,当许愿的人愿望实现时,为了向神灵表示感谢,他们也会跳舞。

在泰国,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如此,Wannasirin也同样如此,从小学时起,她便学习了被称为“指尖的技法”的复杂手形及手指动作,以及其他一些泰国舞蹈独特的动作。当Wannasirin看到母亲和姑姑教舞以后,就梦想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舞蹈老师。之后他便离开了原来的小学,进入了清迈的一所舞蹈学校。

从那之后,他便开始实现自己儿时的梦想。她说:“上初中时,我特别喜欢日本,常常阅读日本的漫画和杂志。我想如果能在日本传授泰国舞蹈那就太完美了。”
在一次文化交流活动中,Wannasirin作为舞蹈交流学生访问了日本三个月,学习了日语和日本文化。1994 年她大学毕业后,为了促进两国文化交流,她旅居日本,生活了一年,此间她还在日本的亚洲艺术协会教授舞蹈课程。

此后,她在普吉岛的一所国际学校担任了4年舞蹈教师后,为了学习日语于2000年再度来到日本,并从2001年开始在各种活动中表演舞蹈。可是,直到她和一名日本男子结婚并生下三个孩子之后,继续自己的舞蹈生涯,变渐渐变得困难起来了。

“结婚生子后,就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生活了。跳舞这件事变得比我想象中的更难。”她回忆到,“即使那样,我还是想跳舞想教跳舞,想创立自己的舞蹈学校。”

2010年Wannasirin 开设了“Ban Rabum”工作室,迄今为止已有12名学生,他们分别来自东京,埼玉,远的甚至有来自茨城县的。团队中有3名小朋友是泰国和日本的混血儿。Wannasirin在东京周边讲课或是参加文化活动表演忙碌时,有时也会带上她的学生一起参加表演。

虽然一直有在学习日语,可是特别在读写方面,对Wannasirin来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所以在文化活动的筹备上就要花很多时间。她说即使这样,在日本的生活也是愉快的,感觉不到沮丧。“日本非常干净,是一个非常适宜居住的国家。”她说。Wannasirin似乎也对日本的艺术着了迷,她说:“之前也学过些许日本舞蹈,想试着跳跳。” 舞蹈,对于Wannasirin来说,已经跨越了国度,成为了她表达自我的一种语言了。

实现了初中时梦想的Wannasirin,现在有了更大的梦想。她说:“要更多的表演泰国舞蹈,让更多的日本人了解泰国舞蹈。”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