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he online magazine HIGHLIGHTING JAPAN

INDEX

Language
  • 约翰・高恩纳(John Gauntner)
  • 2017年,在日本举办的日本酒职业课程上,参观千叶县的酒藏的听课生
  • 约翰在授课
  • 2016年在加拿大多伦多举办的日本酒职业课程
  • 约翰在访问长野县时品尝当地的日本酒

November 2020

日本酒的传道士

约翰・高恩纳(John Gauntner)

曾经的当过工程师来自美国的约翰・高恩纳(John Gauntner)被日本酒的魅力所倾倒,作为一名日本酒的记者从事执笔和演讲、讲座举办等各种活动,向全世界传播日本酒的魅力。

2017年,在日本举办的日本酒职业课程上,参观千叶县的酒藏的听课生

“日本酒造组合中央会”有来自全国约有1730家酿酒厂的会员,根据该会2020年2月公布的统计显示,2019年的出口总额达到234亿日元,连续10年创新高,与2009年度相比,超过2倍多。出口最多的地区第1名是美国,第2名是中国。

约翰谈道,“最近10年喝日本酒的美国人增加了很多。也因为日本料理人气高涨,葡萄酒侍酒师开始对日本酒产生兴趣,在餐厅推荐给顾客也是一个重要的理由”。

来自美国俄亥俄州的约翰,作为“日本酒传道士”被人所知,从事日本酒相关报道的执笔和演讲、日本酒出口等相关活动。

约翰在授课

约翰在当地的大学毕业以后,作为一名电子工程师在一家电机厂商上班,在年龄变大之前想去冒个险,就应聘了JET(外国青年招聘项目),即从海外招募青年在日本从事国际交流与外语教育的项目,被录取,于1988年作为英语外语指导助手来到日本。

在神奈川县的高中开始教书后几个月的1989年正月,被爱好日本酒的同事邀请到家中做客,在那里品尝比较东北、四国、九州等地酿酒厂的日本酒,深深体会到日本酒的魅力。

约翰回忆道,“在那之前也有喝过日本酒,但感觉味道都一样。但是那天喝的日本酒味道很不一样,而且非常复杂深奥。从那时候起我的人生发生了变化”。

2016年在加拿大多伦多举办的日本酒职业课程

约翰在JET项目任期结束后留在了日本,在东京一边作为一名工程师工作,一边到居酒屋品尝日本酒,或者拜访酿酒厂,或者阅读有关日本酒的书籍,积累了日本酒的知识。在那期间,被偶然认识的英文报纸Japan Times的记者劝说,最后在英文报纸连载日本酒专栏。这成了一个契机,有关日本酒的著书出版和演讲等各种工作接踵而来。

1998年,他决定辞掉工程师的工作,把日本酒作为工作的中心。可见对约翰来说,日本酒有着满满的深奥魅力。根据原料-米和水、酿造方法、产地的气候和料理等要素的不同,实际上日本酒会产生多种多样的味道。即便是相同的日本酒,常温下喝和冷却后喝,味道都会改变。酿造日本酒的酿酒师的高超技术也让约翰惊叹不已。例如,日本酒酿造所需的蒸米工序之前还有一道浸入水中的工序,酿酒师不使用测量机械,即可精准地判断把米放入水中浸泡多长时间、米含有多少比例的水分等。

约翰在访问长野县时品尝当地的日本酒

约翰继续说道,“日本酒酿造的所有工序,都由熟练的酿酒师决定。当然,也会有效利用现代科学技术,但最重要的还是酿酒师的经验和第六感”。

不断积累日本酒相关知识和经验的约翰,在2010年作为外国人首次获得了“日本酒品酒师”, 2015年作为外国人首次担任全国新酒鉴评会的结束评审员,确立了作为日本酒专家的地位。

这样的约翰倾注心血的活动之一就是,2003年开始的日本酒职业课程(Sake Professional Course)。这是约翰作为讲师,在3-5天内集中教授日本酒的历史、文化、种类、酿造工程等知识的一个讲座。除了日本,还在美国、加拿大、中国、新加坡举办,截至目前,总计超过2,000人参加了这个讲座。原则上用英语授课,所以包括在日本举办的讲座,也有很多外国人参加。不仅在讲座上实际品尝各种各样的日本酒,日本的讲座还会拜访酿酒厂,学习酒酿造工程。由于新冠病毒疫情(COVID-19)蔓延,目前约翰在线上实施日本酒职业课程,无论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听课,所以听课者的国籍越来越多样化了。

约翰最后谈道,“COVID-19结束后,想马上去拜访酿酒厂。喜欢跟酿酒厂的人聊天。说到葡萄酒,有关相当于酿造公馆的酿酒厂等酒酿造人的信息在海外尚未被知晓。为了进一步把日本酒普及到海外,未来将传播更多有关酒酿造人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