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he online magazine HIGHLIGHTING JAPAN

INDEX

Language
  • 伊曼纽尔·穆霍女士女士站在伦敦的展会“Slices of Time (时间碎片)”前
  • 国立新美术馆“数字森林”
  • 穆霍女士的建筑代表作巢鸭信用金库

July 2020

色切:用色彩“切割”空间

伊曼纽尔·穆霍女士女士站在伦敦的展会“Slices of Time (时间碎片)”前

来自法国的伊曼纽尔·穆侯(Emmanuelle Moureaux)女士第一次目睹东京层次复杂绚烂多彩的街景,受到极大震撼,于1996年决定到日本定居。她是一位建筑师,同时也是艺术家兼设计师,通过自己作品表达自己对色彩所感受到的喜悦和魅力。

国立新美术馆“数字森林”

来自法国的伊曼纽尔·穆霍表示,“色彩”赋予人们能量,让人们绽放笑容。

穆霍不断在全球发表以“色彩”为主题的装置艺术。装置艺术一般是根据场所和展示空间改变媒体的形状来创造空间,而她的作品则通过色彩来创造空间。她的代表作品“100 colors”系列的装置艺术通过将色彩鲜艳的材料,用布料和纸张等色彩丰富的材料层层重叠来创造出空间。这些材料都很大呈现平面或者几何形状,但也有很多作品是从天花板上吊挂下来,像多层门帘一般拂动。她制作的三维作品,如将数字的形状连接起来的“数字森林”,将平假名的形状本身连接起来的“词汇宇宙”。该系列的作品分别以100种颜色为主题,与各个时间和地点相映衬。

正是东京的城市景观激发了穆霍女士创作出这些作品。“我来日本是因为我在法国的一所大学学习建筑,在那里我选择了毕业论文的主题为‘东京’。我第一次看到东京的街头时,发现无数种色彩构成三维的层次,延伸至视线尽头。这和法国完全不同,法国的城市景观属于那种井然有序的类型,是将视线集中在一个点上的透视法。我永远不会忘记在东京街头的那个瞬间,受到震撼的我从内心奔流而出的情感。”穆霍女士说。她在到达东京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便决定移居日本,次年的1996年她果然搬到了东京,并于2003年获得了日本一级建筑师的认证,开设了名叫“emmanuelle moureaux architecture + design”的事务所。

穆霍女士在日本开展活动中,从最初开始概念就定为“色切”,这是她把“色彩”跟“切割”结合到一起自创的词语。

穆霍女士的建筑代表作巢鸭信用金库

“实际上当我开始住在东京后,我发现日本的当代建筑和设计几乎不使用任何颜色。而使用隔扇与纸拉窗将空间切割开来的日本传统建筑也正在不断消失,之前我一直认为这些是卓越的文化。于是我想到了“色切”,融入了这两个传统元素的精髓,重新传递现代的话语。

在穆霍女士的建筑代表作——巢鸭信用金库的六家分行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一理念得到了发挥。在每件作品中,“色彩”均不仅是用来最后做一下点缀,而且是建筑本身的重要组成部分。分行建筑正面的外观设计有着缤纷的色彩,还设置了室内开放空间可兼作城市的休息区,这种设计一方面颠覆了日本银行建筑的常识,同时也让在里面工作的人们更为舒适,并且博得周边街区居民的喜爱,成为当地的新地标。

穆霍女士说:“我的作品使用很多色彩,但是当制作长期留在城市中的东西时,我不仅会注意周围的环境,也会特别注意作品具备的含义、释放的信息。”其中之一就是2020年为东京都立川市的新城区“GREEN SPRINGS”创作的公共艺术“未来”。这件充满创意的作品分别用不同的颜色来表示从2020年到2119年的每一个年份,用100种颜色将未来100年的时间可视化,这件作品与周围空间显得十分和谐,同时又在瞬间打动人心。

穆霍女士说:“我们每天都在大量色彩的包围下生活,平时,我们不会特别意识到色彩。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也能感受到我首次造访东京时所受到的感动。我在制作作品时一直不忘这一点。”

穆霍女士的众多作品点缀着城市,让“色彩”不断展现给我们丰富的情感。